改革开放四十年人物谈|李进良:TD的三次危机
通信产业网|2018-10-24 10:38:36
作者:崔亮亮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崔亮亮)对于中国TD的发展,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工李进良教授最有发言权。他作为TD积极的推动者,曾奔走疾呼力推TD,被业界称之为“TD铁人”。在此次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人物系列谈中,李进良教授对《通信产业报》(网)记者讲述回顾了TD成长艰辛路,他用了TD的三次危机来概述。 

2.jpg 

第一次危机——“胎死腹中”  

在TD的研制取得进展的2005年,当时欧美通信集团极力宣传2G的GSM网可以平滑过渡到3G的WCDMA,夸大TD缺陷,不希望看到具有中国核心技术的TD取得突破进展,成为他们的有力竞争对手。整个中国抵御TD的声音在舆论界和业内很是普遍。TD能活下去吗?看到这种形势,李进良组织了一场社会上的“3G大辩论”,通过PK,真理越辩越明。可是国际利益集团见舆论形势对其不利,便不择手段趁TD发展的产业环境尚未成熟之机,对国内运营商示以优厚的设备赠送意向,以利益诱惑在全国各大城市秘密建设WCDMA网,只要一发WCDMA牌照就可立即投放市场。  

这种违法违规做法,实质上就是以试验之名,行在中国布局3G欧洲标准商用之实,抢在中国3G市场尚未启动前,实现中国3G系统设备市场事实上的“欧美化”。李进良写信给当时的中央领导陈情,讲述中国掌握自主技术的重要。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批评了三大运营商私自建设WCDMA网的违规行为,命令撤网,这就为TD的诞生开拓了道路。李进良教授将一遭遇称之为险些“胎死腹中”。  

2018-12-07_182834.jpg

第二次危机——“夭折摇篮”  

2007年3月,TD产品在八个城市扩大规模试验建网招标。2008年奥运会将至,当时中央已承诺在奥运会期间使用TD技术,那么TD是否能够成功的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成为最大考验。  

当时干扰不断,“我国上TD网花几百亿元是地地道道的形象工程”“3G推迟发牌导致中国电信业停滞4年”等反对言论极大动摇着建网军心和延误TD服务奥运的作用。李进良与南开大学信息学院丁守谦教授针对这些言论进行了批驳。当时TD规模试验网经过短期运营,发现电话打不通,视频有马赛克,问题一大堆,离奥运会只有短短三四个月,好像盼望已久的孩子终于降生却重病缠身,令人担心是否会安乐死。在危急关头“三老”上书中央指出《TD的网络补站与终端定制迫在眉睫》。终于,主管部门采取紧急措施,中国移动从“要我做”的被动态势开始转变为“我要做”的主动态势。  

TD借奥运东风,在2008年奥运会兑现了零故障率实现3G服务的承诺,超过100万用户通过中国移动网络用手机欣赏奥运视频。8月8日开幕式当天,近20万用户涌入中国移动手机电视奥运专区。虽然中国呈现给世界的是一张TD的试验网络,但在奥运史上这是首次提供手机电视服务。TD这才艰难地渡过夭折摇篮第二次危机,离正式商用越来越近了。  

第三次危机——“与狼共舞”  

2008年8月后,工信部着手落实三大运营商如何发牌的问题,当时形成了两派意见,以李进良为代表的专家认为,三大运营商应全部发放TD牌照。另一派专家认为应使用国外标准的WCDMA和CDMA2000。究竟是发3张TD牌照,一统华夏?还是发三种不同标准的3G牌照引起了业界高度关注。国家最终是将TD牌照颁发给当时最大的运营商中国移动,颁给联通WCDMA,颁给电信CDMA2000。  

TD与WCDMA及CDMA2000从此都踏上了正式运营之路。发放3G牌照使得TD开始大规模商用,大大刺激了TD网络建设进度和商用进度,但同时也使TD面临严峻的市场竞争考验。WCDMA和CDMA2000就像两个在全球移动通信市场历练了七八年身强力壮的大汉,而TD的商用较晚,还是一个刚踏进市场缺乏锻炼的少年,尚处于弱势。这个过程李进良概括为TD的“与狼共舞”。值得欣慰的是,国家积极完善和落实TD扶持政策,支持研发、产业化和应用,实现了大规模商用。  

中国移动建成了一张2G与3G完全融合的组网,实现只换TD手机不换号、不换卡、不登记,方便了2G向3G平滑转移。中国移动组建了一个全新的产业链,启动6.5亿元“TD终端专项激励资金联合研发项目”招标,带动了9个手机厂商和3家芯片厂商。结束了外国电信技术垄断中国市场的历史。  

经过了TD的三次危机,TD终于尘埃落地真正的在中国通信领域这块土地耕耘。虽然在最初的时期,TD发展比较缓慢,但在中国移动使用两年后,TD就呈爆发式发展,因其不用交专利费,极大的节约了生产成本。可以说,没有TD就没有今日的中兴、华为等民族企业的勃起。没有TD在3G的突破,也就没有TD-LTE在4G的同步。

重大系统性原始创新的启示

如果没有TD的成长,也就不可能有今天信息通信产业链的发展壮大,更不可能有今天5G的领先。TD成长壮大的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总结汲取。李进良认为,“TD是我国信息通信领域自主创新的成功典范,我国遭遇中兴危机启示我国必须更加重视系统性关键性自主创新。”

总结TD的三次危机,李进良表示,在面对特别重大的系统性原始创新时,首先必须有政府的优惠政策、资金支持与规划管控;其次,必须有国家科研机构国有企业来承担。再次,与两弹一星等国防项目不同,民用领域必须以市场促产业,可以设想如果当时把幼稚的TD牌照发给市场弱小的铁通,就决不可能像中国移动那样高歌猛进的奇迹;最后,必须组织产业,形成专利共享、共同开发、协同组织的机制,有效解决产业发展中所面临的知识产权、共有技术和测试平台建设等问题,降低企业进入门槛。

TD是一面镜子,它映照出一个国家不同阶段对自主创新的决策能力、研发能力以及市场环境。TD的诞生和发展在技术上具有开辟新航线,经济上具有开恳处女地的伟大意义,是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上的一份珍贵厚礼。

133

责任编辑:崔亮亮

【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通信产业网)】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通信产业报”或“通信产业网”字样的文章,凡标注有“通信产业网”或者“www.delibeaute.net”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复制、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通信产业网”。

发表评论

博彩娱乐网址大全